首页 /精品文学/小说
4月22日 16:35
病危:郝景芳《长生塔》选章

  病危

  钱睿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后悔。他原本以为,自己对母亲这些年的态度有理有据,完全是深思熟虑而问心无愧的。然而,直到在病床上亲眼见到脸色蜡黄、一动不动的母亲,他才觉得那些理直气壮都太过于浅薄了,浅薄到接近于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他这些年很忙碌,为母亲做的事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每次加班不回家,虽然都有足够说得通的理由,但实际上内心一直在逃避,逃避责任。他经常把自己的忙碌叫作“心系天下”,但直到见到生命垂危的母亲,他才意识到他所谓的“天下”,在一具躯体面前是多么虚无缥缈。

  他想起自己有一次跟几个朋友聚餐,喝了点酒,原本答应晚上到母亲家坐坐,结果吃完饭就九点钟了,打车又耽误了一会儿工夫,到母亲家就快十点了。他上楼的时候,担心父母马上要睡觉,又担心母亲苛责他沉迷声色犬马,于是惴惴不安起来,想了一大串说辞,进门看到母亲脸色不好,就先声夺人,母亲还没来得及说他,他就说了一番自己近来如何忙,工作有多么不顺利,压力多么大,要求家人不要阻碍他的前程。他说着就看到母亲的脸越来越沉。他防御地抵抗着想象中的苛责,却没想到正是这番虚伪的防御最让母亲伤心。母亲没说什么,只说以后如果忙,不来也没关系,不用假意敷衍。

  多重的话!他心里一阵钝痛。可他已然用托词竖起了一道笨拙的墙,这堵墙竖立在荒芜的夜,无处遁形。

  想起这些,再想到病床上脸色蜡黄的母亲,他的心就钻心地疼。他以前总在潜意识中觉得时间还长,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总有机会多哄哄母亲。

  可是谁料到,时间就这么不等人。

  他想天天去医院,带很多很多水果、好吃的等在母亲身旁,让母亲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他。这个念头在心里缠绕,几乎有点成了魔障,挥之不去。

  可医院不让他进去。门口的身份识别装置异常灵敏,两扇玻璃大门看上去透明脆弱,但实际上坚不可摧。门口连能让他递红包求情的门卫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趴在玻璃门上咚咚地砸。偶尔出来一个送人的护士,他拉住求情,对方也只是一句“我们有规定”就把他打发了。面对医院的冰冷,他的内心越发焦躁。

  这是一家很昂贵的医院——妙手医院,有“妙手回春”之称。多少以为得了不治之症的病患,送到了这里竟也慢慢好了。久而久之,名声就传了出去,天下人皆知“大病送妙手”。这种消息对绝症病人家属就是一把刀,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把亲人送过来,就好像亲手用刀子捅死了病人,这比剜心还难受。多少病患家里人排队在门口求一个入院资格。这种情况下,医院强势也是可以想见的,“一切有规定,不想接受就走”。医院里确实纤尘不染,钱睿送人入院的时候进去过一次,米黄色的墙壁显得温和宁静,完全没有一般医院的嘈杂闹腾和人来人往,看来贵也有贵的理由。

  医院不让探视,钱睿如热锅上的蚂蚁。父亲每天只是在家等消息,但他不甘心。他太想第一时间得到母亲的消息,也太想陪在母亲身边。除了关怀,另一个理由是不想面对歉疚,只要他在家待着,就想到自己多年来对母亲的怠慢敷衍。

  机会到来的时候,钱睿已经在医院外徘徊了十来天。他一下班就在医院外跑,总想瞅个机会溜进去,只是智能大门的面孔识别力度非常强,从来没有让他得逞。直到某天晚上,他瞥见医院后门运送器械的无人货车,只是在货仓门口停留了一下,就识别了身份开进货仓,他才意识到机会来了。第二天同一时间,他悄悄扒在货车车门上跟进了货仓,反正没有司机,也没有人表示反对。从货仓穿过两道门,刚好就是病房区。

  他凭记忆找到母亲的病房,见没人,就推门进去。

  母亲蜡黄的脸上毫无生气,整个人都缩小了,皮肤皱褶成一堆,像抽了气瘪下的气球,母亲的头发被剃掉,额头上贴满了电极,鼻子和身体上都连接着管子。看着这样的母亲,他的眼泪瞬间落下来。他从不知道自己是如此怯懦之人,竟会对母亲的躯体感到惊骇。在死亡的咄咄逼视下,他忍不住瑟瑟发抖。

  他轻轻走到母亲身边,伸出手,触碰了一下母亲的手。只轻触了一下就缩回来,不知道是怕惊扰了母亲,还是怕母亲的反应让他猝不及防。过了几秒钟,观察到母亲还是一样的无声无息,他的心沉进肚子,不那么惊惧了。病房里是死一般的寂静。他又碰了碰她的手。随之而来的,就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哀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真切切意识到,他面对的是怎样的逝去。他眼看着母亲灰败的容颜,仿佛看到沙子堆的城堡不断被海洋吞噬,被死亡的海洋吞噬。他被那海浪裹挟得喘不过气,开始抓住母亲的手,放声哭泣。

  他眼看着生命气息从他身前的躯体中一丝丝流走。

  接下来几天,钱睿每天晚上十点钟准时来医院门口,扒在自动运货车车门上混进医院。他悄悄去母亲病房,只在里面待一晚上,不随处乱跑,不引起他人注意。他没有告诉父亲。父亲身体不好,观念也过于刻板保守,他怕这种私闯医院的违规行为,会引起父亲激烈批评。

  母亲开始还偶尔会动一动,后来彻底成了无意识的植物人状态,被送进了危重病房,身体体征越来越差。钱睿每天夜晚给沉睡的母亲擦身翻身,喂她喝水。他越来越绝望,内心中被悔恨和爱煎熬,想在时间的河流里逆流而上,然而挥动手臂却只是徒劳。

全部回复(0)
首页 | 电脑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