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查看: 336  |  回复: 4
叶香:一支女工之歌
楼主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21
本帖最后由 肃竹 于 2019年9月19日 09:39 编辑

叶香:一支女工之歌

叶香是台湾诗坛鲜有的女工诗人,她曾在高雄加工出口区的外资厂作工,因之对台湾工人的生活了如指掌,特别是对女工的生活极为熟悉,且有丰富的切身体验。她的诗作,大都是对女工生活亲身感受的记录,因之读起来感到非常亲切和真实。无可讳言,叶香女士的诗看起来的确没有冯青、罗英、亚媺等人的诗美,甚至可以说还有一点粗糙,但是我仍然要给她以应有的评价,因为那是来自另一个心灵世界的作品,读一读这样的诗,也会使你从另一个侧面获得裨益。

沙发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21

芥 蓝 菜


不用肉

不要香料

只需半匙酒

炒进芥蓝菜

真香,真香


叶有些苦

掺半匙酒

苦变成甘

不上眼的芥蓝菜

不受喜爱


以为不怎么样的

念头一转,作法一变

滋味万千

以为逝者如斯……没什么

细想慢想

真香,真香

板凳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21


天色阴霾

我把户外湿衣


挂进屋内


丈夫笑我:

“穷紧张

乌云多

不一定下雨”


“换个安心”我答

我曾爱过雨

在少女时代

喜欢淋湿的感觉

凄冷、哀愁又美丽


直到一场重感冒

高烧四十度

昏迷……

被救醒


从此

在家的范围

我不准一滴雨

进门

3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22

萧 映 雪

女工画像之二


工作十多年,

从少女做到少妇;

从作业员升到领班,

薪水袋从薄薄的六百元厚成八千元。


应该很满足了,

又有一位丈夫一对儿女,

萧映雪应该很幸福了?


她微笑,忽停,

迟疑的、自语的说道:

“如果,

加工区的空气没这么糟;

如果,

不要常加班又赶货通宵;

如果,

公司有交通工具,

公共汽车不拥挤又准时。

或许——

我另外两个孩儿可以保祝”


她的脸孔乍红,象炭火,爆燃:

“本来不会流产,

本来我应该是幸福的。

人为环境夺走我两个孩子,

婆婆却怪我命硬克死她的孙子。

……”


她的声音弱了,象灰烬,冰凉:

“不平的,是这个哦!”

4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22

工 作


一袭蓝衣

万架机器

待发


数千瓦(弯钩上加个千)灯光

亮炯炯是美国老板的眼

巨细靡遗

赶货赶货赶货


这把镊子不够尖细,退回

这块电晶体金线断落,重做

照完三十倍的显微镜再照八十倍

不能一丝儿污损

一点儿微伤


冷气机捱紧五百度的热炉

对着夹在中间的我们吹送

有人端货过来有人抬物出去

有人在椅上检视产品的优劣

有人迅快偷塞一颗酸梅入嘴内

相同的是伸长的手臂

不断飞动如惊蛰的蛇


货赶完了吗

还没有。

加班加班加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版规
只有新诗,现代诗歌
用户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码:
Powered by 小清论坛 v2.2
2016-2018 www.cnw6.com
手机版 | 小黑屋 | 时空中国 |陕ICP备11010627号
GMT+8,2020/8/14 11:23:02
扫一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