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查看: 326  |  回复: 12
瓊虹:从金蛹中蜕出的一支美妙的歌
楼主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4

瓊虹:从金蛹中蜕出的一支美妙的歌

瓊虹,本名胡梅子,台湾省台东人,一九四零年出生于台湾海滨的一个小城镇里,台湾师范大学毕业后,在一个中学里当老师,一九七四年曾赴美,在美国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坊学习过。她出版的诗集有《金蛹》和《琼虹诗集》等。她在台湾卑南溪畔的花丛、绿叶、萤火、月光、星晕中长大;她听着太平洋的涛声和卑南溪的水声长大;她吃着美丽宝岛上的米粮和露水长大。她又把涛声、水声、月光、流萤、泥土和露珠转化为诗,给乡亲,给大地以亲切的回溃她的诗中有柔美的小夜曲,也有悲壮的颂歌,那小夜曲是献给爱情的,那悲壮的颂歌是献给泥土和母亲的。读着她的《金蛹》前自己的题词:“取十七岁所见,垂挂在嫩绿的杨桃树上,那灿灿的蝶蛹为名,是纪念美好的童时生活;是象征我对诗的崇仰;永远灿若金辉,闭壳是沉静的浑圆,出壳是彩翼翻飞”,于是我了解了她胸中那美丽的诗情,隐隐约约地知道了她在诗的道路上走来的足迹。


沙发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4


凝定在纸上,神的默思

看到我把它画成斑斑的桃花


当我递去匕首

他静默如一面华彩的青石

秋风中,我听到滴血的清音

时光也被感憾,成微尘不染的透明

使走过的路

绕成花苑

只用那奇妙的感应呵

连接未到的世界


看那静然的赠献

滴沥又凝在断简

如我的诗

如黄昏燃着的蜡烛

板凳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4

初 唇


雨声如琴 钟声明澈而绿

于天堂初启 初铸 更初氤氲之时

一季候展开 光晔如此闪耀如此缛丽

如此缤纷以琉璃 如此象无意的笑


流过是灯是人 梦幻一样雾在远处淹没

淹没静 以静

秋初秋末 秋末秋初

母亲循环着我们


贺花如火花 消失在最光灿中

夜凉似水 无声的泛滥

在最远的波纹上

蓝呵 宛然 白雪纷飞


3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5


读完了一朵小白花的遗书

扁柏树说:也飘到青草上了,我的丝帕

那曾在三月的鹭鸶的颈柱上做梦的

我的丝帕,飘到青草上了。


而朋友,谁失踪了,谁死去了,

更谁在三月没有了消息?


我的叶网吹过许多声早安——扁柏说

但不知丝帕在哪里。


读完了一朵小白花的遗书

青草上有人哭泣……


4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5

写在黄昏


圆叶浮起,光明刻在青苍的脸上

我们的心是海,是湖

最后是小小的池

游丝交错,圆叶之上,圆叶之下

盼望如一滴水珠


有时我们会突然的爱着陈旧的故事

时间便胜利了

它披着长发

而且很阴暗

象那曳了一地的,那垂柳


那些古老的伤感,总要从盼望以外来

暮色加浓,影子贴在水面

撕也撕不开……

5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5

怀 人


为你贮一海的

思,悄静而透亮

你的臂湾围一座睡城

我的梦美丽而悠长


最微的灯,一扇半圆的窗下

你的名字,化作金丝银丝

半世纪,将我围缠


贮一海的思

在那静悄的城池

最美的语言象最美的花瓣

梦中,落我一身衣裳


6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5

彩色的圆梦


让我也建一所华屋

就在你住的大路

我甚么都该加倍还你的

捕捉不到的幸福,和

不必捕捉的懊恨


自圆山之顶,彩色的圆梦

纷纷飘逝了

我早已不是爱吹泡泡的孩子

你的心情一定也不是依旧


让我所有的怀想,都张着小小的圆翼

飞入你绿湖湖的梦境

昨夜行经你的居处

竟希望你恰好推门而出


下次再见,一定我已中年

人笑说:她始终不知

一次大意,便是永久的放弃

幸福的灵光,只一闪烁,便无声踪


下次再见,已经中年

我一定变得传统而平凡

可还有梦,张着小小的圆翼

七彩斑斓,纷纷飞落,和音乐一样

飞入一片无望,一片迷茫

7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6


伸来了,那一只握着钢锤的

枯瘦的萤光紫的手,锤我

心弦碎;而雾幕遂低降

而睡莲真的睡了,睡在

七月永不醒转的冷蓝色湖上。


而雾色何其薄呵,掩不住我眸——

当子夜到临,当死亡的手指

伸来,见遗言停在唇边:

为你,我将长眠在

永不醒转的遗忘的湖面。

8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6


夜深深,梦冷冷

怎又为我哭泣呢

妮莉,我可怜的妮莉!


笛音凄了,莫纵蚊翅

营营于枕畔;

莫纵哀曲

喃喃于梦旁。


妮莉,啊,莫哭泣,

我可怜的妮莉啊,莫哭泣!


莫当夜深了,才自那遥远遥远

我眺不见的异城

呼我,以微弱的泪光;

莫当夜深了,才呼我:

孩子呵,归来……


我已经归来了,

莫纵哭泣那尖刀割我魂。

莫苦我,如此年年月月日日

妮莉——啊!我太自私。

9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6

瞬间的跌落


那小小蓓蕾可最柔嫩。爱情,最易夭亡

你的秋天的憧憬写上一张面容

转后转后,灯就暗了

相遇不过是没开出来的小小花儿

你不过是可怜的偶然


你必得相信,来复去兮

神是你的心,仅仅是你的心

亲亲啊,影子投在右边

石子路,星光,绿草坪;那是谣言

影子投在右边,啊亲亲


而来复去兮,你无哭声

你的秋天的憧憬写上云间

那爱情可最柔嫩,最易夭亡

你不过是最可怜的偶然

10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7

爱 情


往往他一语相询

我分百次回答

绵缠的嗫嚅啊,终于

把人蹉跎成白发

11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7

烦 恼


生生不绝一如

碰碰车在旋转

并相遇相击着

电光火花


乃因彼此是相负的电子

相寻相遇在

世世生生

因因缘缘的

大方场


12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7

结晶盐


设若用水晶去联想

不如就汗水的味道

说是眼泪的曲折

更仿佛爱情的经历


湖海的潮汐

清月的盈消,松影的浓淡

以及你的来,你的去,岁月的延长


海是永世的归属

一枚贝壳,在远远的沙滩

记忆着

怎样

液态的柔情

固态的等待

等待回来 入水融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版规
只有新诗,现代诗歌
用户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码:
Powered by 小清论坛 v2.2
2016-2018 www.cnw6.com
手机版 | 小黑屋 | 时空中国 |陕ICP备11010627号
GMT+8,2020/8/14 10:20:01
扫一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