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查看: 387  |  回复: 11
胡品清:一种美丽的幻灭感
楼主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4

胡品清:一种美丽的幻灭感


胡品清和张秀亚一样,在台湾的女诗人中是教授型诗人,有广博的知识,有广泛的爱好,诗歌、散文、评论、词曲、译著多方面显示出她的才华。她在婚姻上不太如意,婚姻失败造成的孤独心境,直接的浸入到她的创作意识里,所以她总是在“众木已槁/我是唯一的青松”的自负中,又透露出“而经验说/台风夜的待月草是你的名字”的无奈的悲凉。

胡品清,浙江省人,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生,浙江大学英文系毕业,法国巴黎大学现代文学研究生,现任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法语系和研究所教授。她的著作很多,如:《水晶球》、《玻璃人》、《不碎的雕像》、《现代文学散论》等数十种。胡品清的作品中,常常有一种美丽的幻灭感,比如,她和他曾经在“星星叠成瓦/虹和白云砌成墙/那是一栋梦居/没有谁在其中喧哗”的“魔屋中小息,珍珠露是他们的饮水,野草莓是他们的地粮。”但是后来这一切都已消失,都已剥落倾废。因而她曾一再表示,“要扼杀回忆”,“要谋杀记忆”。胡品清为什么有这么浓郁的拂而不去的幻灭感呢?只有深入她的世界,才能知道个究竟。

沙发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5

不休止的音符


灵堡

锁住低语

耳螺

留住音波

眸镜

映照俊俏

心版

镂刻不可代替的名字

还有美丽的同谋

在心谷中蕴藉


这一切

助我扼杀回忆

雕塑永恒

最后一次

也等同唯一

既然


识你之前的事件

全属错觉

板凳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5

寄南方


没有什么 除了你双手播种的红豆

没有什么 除了你双眸培植的火种

没有什么 除了你慵懒之姿作我的蛊惑


你是梦火

是毁灭也是创造的火

是呢喃的火 呻吟的火 歌唱的火

舞蹈的火

没有什么 除了那簇火


3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5

魔 屋


有一条长长野径,

纡回地通向一座小林。

它引领你步向一方梦土,

那儿曾有一栋魔屋耸峙。


星星叠成瓦,

虹和白云砌成墙,

那是一栋梦居,

没有谁在其中喧哗。


在那儿,我们曾经一度小憩——

你和我——时而忧戚,时而欢畅

珍珠露是我们的饮水,

野草莓是我们的地粮。


哎!那只是一栋魔屋,

它已消失,不悉何故。

凝望着它剥落倾颓,

除了叹息,我能何为?

4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5

“明日”之后


迎接我的

依旧是淡绿色的烛光微微

依旧是那张被分享的台子

依旧是小提琴上溢出的齐瓦哥医生主题曲

而你音容遥远

我被遗落在此

孤单地


决定了隐退的日子

也曾试图学习欢畅 徒然!

没有你——梦与歌之化身

我不是生活,只是残存


至少 我要揽住回忆

珍惜认识过的温馨

因为心灵没有皱纹

只有伤痕


将不再偎依其他肩胛

不迎接新的梦境

你编织的梦才是最后

也是神奇

5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6

影之存在


我是秋天最后一株花树

微风中的朝阳是你

花树在晨曦中弄影

婆娑

低昂

花花相对

叶叶相当


6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6

六弦琴


选购了一具吉他

因为预知好梦必被惊破

当晨曦满天

当早醒的歌鸟唧唧喳喳


一具吉他做我的伴侣

一具吉他温暖我的夜

一具吉他做我的听众

一具吉他扼杀无尽长的时辰

拨弄着的六根弦

我向它吟唱昨日的狂乐

明日的挽歌

向它倾诉得与失

以及希冀以及梦的幻灭


无奈地

我残存

一个全然的贫女

吉他是我唯一的财产

唯一的伴侣

7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6

偏 方


翩翩然

一袭迷你裙唤不回逃逸了的春天

化装师的道具只能演一出有时限的仙履奇缘


脂粉是没有说服力的谎言

第凡尼橱窗里的珠宝只能在“朦胧”的灯光下

做出一夕的

仪态万千

永不改色的声带仍怯于唱出Tom Jones的狂野

依旧轻盈的体态总怕在灵魂舞的扭摆中显得失态


而来自南方的鸽子说

唯独

唯独你年轻的手

识梦的笔

才能划去年轮

一圈又一圈


8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7

雕 像


芭琪,你是皮格马林的妹妹

雕刻吧!寻觅最叛逆的花岗石

任冲力日新又新

任狂热燃烧雕刻的手,暮暮朝朝


一旦

如你放下雕琢的刀

梦之火从而灭熄

雕像也将逃逸

于完成时

9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7

橘红色的夜


夕暮的“心声”是一帧单色画面

灯橘红

夜橘红

人也橘红


独自 我步入那一片橘红

为了谋杀记忆

夜以橘红覆我

覆我以灯火朦胧

还有缤纷音符

令人憬悟

粒粒歌珠

尽是美丽的谎言


饮一盏夜

饮一盏‘彩虹’

然后 自‘心声’走出

然后 自兹清醒

10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7

播种者


晨光熹微中

一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妇

戴着斗笠

拿着畚箕

任一把一把的种子自指间滑落

落向畹畦

那是庄严的手姿

因为

每一粒种子

都是开花结果的机会


11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38

四 行


山向往舞蹈

海向往趺坐

流萤向往高贵的星星

星星却向往穿梭于林间的萤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版规
只有新诗,现代诗歌
用户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码:
Powered by 小清论坛 v2.2
2016-2018 www.cnw6.com
手机版 | 小黑屋 | 时空中国 |陕ICP备11010627号
GMT+8,2020/8/14 10:04:55
扫一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