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查看: 263  |  回复: 0
发现:郝景芳《长生塔》选章
楼主
发表于 4月22日 16:36

  发现

  两周之后,一天晚上,钱睿拖着沉沉的脚步回父亲家去,想和父亲商量一下给母亲送终的事。他特意没有坐电梯,从封闭的楼梯兜兜转转地爬上去,想给自己一个静一静的空间。他心里百转千回,很多念头闪过,却不知道如何跟父亲开口。他前几日见父亲,父亲还一副充满期待的样子,准备着母亲的归来。父亲迷信有名气的事物,相信既然这家医院这样有名气,那就一定能将母亲治好。

  该怎么告诉父亲呢?父亲的身子骨也不算好,之前就有高血压,心脏病说犯就犯,大夫警告过父亲情绪不要太过激动。该怎么才能让父亲心平气和地接受,即使是妙手回春的医院,有时候也无法拯救一颗渐行渐远的灵魂。

  该怎样让父亲接受,母亲已经奄奄一息了呢?

  站在父亲家门口,他踌躇了好一会儿。门上贴着的立体福字在楼道间的气流里微微颤动,似乎在揭露他内心的不安。他琢磨着要如何解释母亲的病情,如何解释自己是怎么知晓母亲的病情的。他几次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却都没下定决心转动。

  就在这时,门却突然从里往外被推开了,铁门撞在钱睿额头上,撞得他眼冒金星。

  “呃——”钱睿发出撕心裂肺的低吟。

  “小睿,”父亲看清楚是他,有点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站着?”

  “我回家看看啊,”钱睿疼得钻心,“您怎么推门这么猛啊?”

  “那你怎么不敲门啊?”父亲嗔怪道。

  钱睿刚想回嘴,却突然从敞开的门里看到让他五雷轰顶的一幕。

  他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仔细揉了揉,那画面还在。他吓呆了,身子像磁场中的电子一般颤抖但动弹不得,心往下坠,后脊柱第一次有那种忍不住哆嗦的骇然。

  他见鬼了。他见到母亲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上吃晚饭。

  他的嘴张大了,半晌合不上。他对父亲的招呼充耳不闻,死死盯着沙发上那个面色红润的身影。那人看上去健康平和,气色很好,正在专心致志夹菜,吃两口就抬头看看电视。她穿着母亲的长袖棉布家居服,外面系着母亲的黑白圆点围裙,还带着母亲亲手做的套袖。看电视的间歇,她有意无意把脸转向大门口这边,从侧脸变为正脸,他更加确定无疑那人就是母亲。钱睿惊骇得向后退了一步。父亲也注意到了他的不正常,皱了皱眉,也不管他答不答话,伸手把他拉入门内。他闷声撞在鞋柜上。这一番动静,让母亲终于把注意力投了过来。

  “老钱,怎么了?”这个母亲问,接着,她看到了钱睿,“呀,小睿回来啦。”

  她叫父亲“老钱”,称呼是对的。钱睿看着她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眼珠子一直在转,在内心狂风巨浪波动的同时,面色紧绷着,警惕地观察一切。

  “怎么这么多天没回家?”她神色如常地问他,“我出院这几天就没见着你。”

  钱睿咽了咽唾沫,哑着嗓子艰难地吐出一句:“爸没告诉我。”

  “老钱,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不告诉小睿?”她一边说一边从鞋柜第二层隔板的右手拿出一双拖鞋,是钱睿的拖鞋没错。

  “嗨,他平时太忙,”父亲说,“我想着周末告诉他的。”

  钱睿整个晚上都处在魂不守舍的状态中。他一直死死盯着这个母亲,一切细节都一样,脸上的法令纹、痣和她做的事情都符合母亲的常态,他问她的事情也没有露出破绽。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怀疑自己了:这真的是母亲吧?是母亲回家了吧?也许昨夜到今晨,病恹恹的母亲奇迹般地好了起来?又或者他在医院搞错了,医院躺着的那个人不是他的母亲?

  他头脑中的思绪绕成了团,越想捋清楚,越系成了死疙瘩。他看着在他身前来来回回的这个母亲,总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对,但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母亲问了问他近来的工作,还充满关心地叮嘱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好容易熬到晚上九点半,钱睿抓起包落荒而逃。他回到医院,依往常的路径找到母亲,母亲还在。他的心咕咚咚地落回肚子,出了一身虚汗,似乎松了口气,起码证明自己的记忆真实,没有出现混乱。但随即他又开始犯嘀咕,近距离打量面前这具躯体,查验自己有没有可能认错人。母亲灰暗的容颜已经和往常不太像了,紧闭双眼、皮肤松弛、头发剃掉一半,只有面颊上的两颗痣和脖子上的一颗痣宣告她的身份。而这三颗痣不可能错。钱睿看到这里又有几分安心。他从小到大搂着妈妈的时候都记得她的这三颗痣。这个垂死的女人就是妈妈,他近日的守护没有错。他看着她孤零零的,眼泪忽然涌进眼眶。

  如果这个女人是母亲,那么家中谈笑风生的女人是谁?

  钱睿顿时产生了强烈的愤慨情绪:那一定是假冒的!

  他猜测,一定是医院耍了花招,送了一个假人回去。具体是怎么做到的他不知道,但是过程他能推断出:医院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治,但用某种技术做了个赝品,假装是治好了病人。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家医院总是能够神奇地妙手回春,却又总是不允许家属的陪护——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妙手回春的努力,他们就是骗子!

  钱睿愤怒和不忍混杂在一起,心里像是辣和苦调在一起,一时间翻江倒海,几乎要吐了。他在狭小的病房里团团转,恨不得将医院砸了,但举起椅子的时候,又还有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是冲动闹事的时候,如何斗争要想办法。

  现在,假人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家和父亲。钱睿下决心要当面揭穿医院的谎言,为临终的母亲讨回公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版规
用户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码:
Powered by 小清论坛 v2.2
2016-2018 www.cnw6.com
手机版 | 小黑屋 | 时空中国 |陕ICP备11010627号
GMT+8,2020/8/14 11:01:35
扫一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