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查看: 365  |  回复: 10
冯青:她读那天河的水声
楼主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09

冯青:她读那天河的水声

晶澈、朦胧、半开、半闭,虽然没有平坦明朗的路,但却诱引着读者从她栽植的花径林荫中曲曲折折地,去探寻那诗意的奥秘。只要你耐心地走下去你一定能在冯青酿造的情调和气氛中看到那下一世纪的美丽的河湾,读到那淙淙流淌的天河的水声,获得一种清凉的美。

冯青,本名冯靖鲁,一九五零年六月十八日出生于山东省的青岛市,她的原籍是江苏省武进县。她和家人到台湾后,中小学时期在台湾的宜兰县度过。一九七三年毕业于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历史系。现在为家庭主妇兼诗人。她的处女诗集是《天河的水声》。冯青的世界,是一个十分美丽的世界,她写鸟鸣:“中庭空空/汹涌的花枝正漫步而来/中庭空空/我听到轻巧的足履……”她写蓓蕾:“透过它/我看到稚嫩的初日/只在彩蝶的扑翅间/偶尔的颤栗着”……。冯青就象一个大自然的知己,她能摸出大自然的脉跳;冯青是大自然的摄像师,她能准确而清晰地留下大自然刹那间的心灵影像。读冯青的诗有如在美的雨丝中沐浴,且有那透明的阳光照射,不由你轻轻地呼叫:“真美哟!”

沙发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0

河 湾


下一世,我们还有美丽的地方去相遇吗?

我将在河湾等你

撑着我老态龙钟的伞

没有泪及豪情

只有大洪水过后的心境

我是干搐的容器


下一世的河湾

我等的不是世纪的风雨

不是恩仇,快意

是象瓦罐一样破碎的真理

是你要溢也来又收回去

那句黑颜色的哀愁之钟


你应该了解那仅是一道河湾

黑发坐成白发

一场鲜艳的人生在此分道扬镳

而我们是否还要再聚首

重新评估辉煌过的峡谷

海棠席上一宵冷梦

你我缺齿的头颅

生死障雾——


下一世的河湾

将是落入梦境的雪水

绵软缠困

无法被否定的世故

终将被全数留下

和哀怜的山林一起疯狂

那无法热衷的事物

也将被留下

和破裂的容器一样

在大火中消熔


下一世

我们还会有美丽的地方相遇吗?

是河湾日月淹兮

博大的咏唱

不知名的荒野随意漫泛

我们相遇后

再静静相偕离去吧

请小心搀扶我

一个多疑且流血的河口

如捧护一摊瓦碎的梦


下一世的河湾

在一些已失踪的峡谷里

寂寞地碧绿着

前世纪的梦魂

板凳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0


月亮出来了

猫的眼睛

在小丘上端视着人影

端视着

寂寞的深渊里

那丛由竹子林喧哗起来的风声


纵然轻身一跃

也不过是层颓瓦

哀伤的猫影

遂静静轧辗过

女人微亮的梦境及盈泪的发丝

青色的窗户不断自猫的瞳孔里流动过去

阴暗的地底

婴儿纷纷梦着的天空

竟然

鱼肚一般的白了

3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0

莲 雾


春阳端坐在桌面上

因为渴而把一切幻想的光泽悬挂起来

不曾去想幸福和酸甜之类的纠葛

只有咬啮后的甜蜜及崩裂

使你急速地自睡眠中觉醒

留下来的核

在透明的茶几上

观望着自己

4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0

蓓 蕾


忽然想起

春天

只是一种半透明的水晶

透过它

我看到稚嫩的初日

只在彩蝶的扑翅间

偶尔的颤栗着


泥香该是

一尘不染的寂寞

从极薄极薄的地带升起

升起一支

好听的歌


向空了的杯盏告别

那昔日

美之光芒

只留下一片

花瓣的遗书


5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1
本帖最后由 肃竹 于 3月27日 16:48 编辑

一妇人


心想

漫揾英雄泪的

究竟都不见得是男儿


她路过菜市场

顺便去买一斤肉和青豆

走路的步伐因为高跟鞋而慢了点

脸上是不爱也不恨

不壮怀也不畏惧的表情

跟黑青色的铜像倒有几分相似


你岂可装着不懂

她一下班就该回家了

她睡一觉就该上班了

反正洗过碗筷之后还有衣服

洗这衣服之后还有孩子们待削的铅笔

铅笔之后

万一床上左边的人儿伸过来一只手


至于崭新的千元大钞

比男人孩子才更值得依赖

自己也唯有对自己捐献这么一点的时候

她眼睛里多了一点光亮


6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1

钟声之外


毕竟

我们都听到钟声在响

孩子们依照秩序的排队放学

鱼贯的人行道上拥挤追打

但是在人潮里

我依稀听到钟声的碎片

因为无聊

而将钟声的碎片

扔进路旁的字纸篓里

那么若无其事地想

公车怎么还不来

而我从未见到一个成人哭泣过

哭泣着童年象钟声一样

在偌大的街市上

阻挡蛮横的阳光及人们

在钟声之外

什么是我该得的

而我却又记不起来呢?

7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1
本帖最后由 肃竹 于 3月27日 16:49 编辑

鸟 声


薄薄的凉意

海洋深处的宁静唤你

这是一支

点燃春天燐火的叫


我呼吸着 漫过脸颊的温绿

怵然一惊

竟是一枚钱币之闪亮

半空中

被抛掷下的清越无数

神秘咒语

不可抗拒的引力


中庭空空

汹涌的花枝正漫步而来

中庭空空

我听到轻巧的足履

可是蹑足在禅的苦涩上?


颓云自我眼中悠悠穿过

一把森冷的微尘长满幽冥

喃喃的春天

恰是珊瑚幽愤的血

在窗户上燃烧

8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2

小 巷


渗入黄昏灯市中的

竟是

冬日里的一声啜泣


时间更淡了

雨丝微弱的飞入

咖啡的香醇中


小巷 漫着

款步而来的栀子花香

多么疲惫的黄昏

静默中细数,一地的榆钱

9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2

再也抓不住什么的街道


入夜后

有人看到

一排哑然的街灯

在风中

唱了起来


南风轻轻

南风轻轻吹啊

小狗的舌头

舐着你的足心

绿草坪上

嫩柔柔的含羞草

东躲西闪


你必得相信

在秋天以前

水亮的眸子有时也会恍惚起来

而树底下

撑伞的小菌们,挤成一堆

说是南风会带来

丝的银雨

琴声一样透明而清凉


你必得相信

南风正在传递一封爱札

在冰凉的石椅上

我们共读天河的水声

七月才过了几天

10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21日 10:12

铃兰之歌


如今

我们是两匹静静的叶子

默默相对于

薄暮之中


迷迭香的低语

象黄昏一步步向我逼近

自薄如蝉翼的衣服上

一滴露珠滑落


唉!月光紧靠着我

还有雾

还有泉水声,自月季的肩胛上升起

我是如此迷于自己

低沉的歌声

至于泪,似乎咸得有些过份


你读月光似的读我的嘴唇

或许我们并不只是初恋

为了调匀不尽相同的夜色

我们在最清醒的时刻

开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版规
只有新诗,现代诗歌
用户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码:
Powered by 小清论坛 v2.2
2016-2018 www.cnw6.com
手机版 | 小黑屋 | 时空中国 |陕ICP备11010627号
GMT+8,2020/8/14 10:29:31
扫一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