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查看: 1168  |  回复: 6
万志为:她从理趣中挖掘诗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年8月9日 10:20

万志为:她从理趣中挖掘诗意

万志为,福建崇安人,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出生,台湾世界新闻第三专科学校图书资料科毕业。现任职于台北“农发会”图书室,她的诗作常在《蓝星》和《草根》等诗刊上出现。

万志为在台湾诗坛上众多的有才华的女诗人中,有自己的追求和经营。她善于思考,因此她的作品长于思辩和说理,以理趣的追求,造成自己作品重要的特色。请看:“每个人/是一颗独立的星体/你走不进我的感觉/我走不进你的感觉/互相排斥/以维持吸引力的不坠……”。再例如:“没有一处合乎标准/处处都象失去准绳/我是奔放的无韵体/说一是二,说三是一/一首没辄的无韵体,是我。”象这样辩说,论述,从辩说论述中释放出包含着人生哲理的诗意,触发人们的共鸣,引起人们的想象的诗,虽然在其他台湾女作家的笔下也可以看到,但象万志为着力经营,形成个人一种强烈的色彩,把它变成一颗“独立的星体”,恐怕还找不到第二个。哲理诗、辩说、论述体的诗,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理趣诗和辩说诗和描述性的诗不同,一般都蕴蓄着较深的人生哲理,有很强的说服力和震撼力,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以形象感人,而是用它开掘出的真理来震撼人心。万志为的诗作不是很多,但在她为数不多的作品中已强烈地显示了的这一特色。台湾有个著名诗人谈到,万志为的诗如果有所谓理趣的话,应属一个作者独有的自审。她对事物观察相当敏锐,由于用语浅白,脉络分明,诗思超脱,她已为女性诗人的创作世界开了另一扇窗户。虽然辩说和理趣是万志为诗作的一大特色,但她是不是不善于描写,是不是将状物描绘排斥在自己的作品之外呢?不是的。在万志为的不少诗中是辩说与描绘、形象和哲理互相兼备,互相结合,互为补充的。比如在《人》这首辩说性很强的作品中,也有这样精彩的形象的描绘:“宇宙无极/空空悬着一张纵横经纬的网/网内罗列的星体不时/碰撞、追逐、陨落……”。不仅如此,在万志为的诗中,属于纯描绘性的作品,或以状物为主的作品,也是写得相当精彩的。《破静》就是典型的一例。从万志为不乏捕捉意象、描形状态的才华和技艺来看,万志为在诗中对理趣和辩说的表现,是一种有意识的开拓和追求。正象上述那位诗人所说,万志为“已为女性诗人的创作世界开了另一扇窗户。”这扇窗户的打开不是无意中实现的,而是经过刻苦的努力,精心的营造得来的。万志为是台湾青年女诗人具有探索和开拓精神的人。她的努力定将会有硕果来回报。

沙发
发表于 2019年8月9日 10:20

永远的猫咪


牵动多少记忆

一只温柔的老猫

缓步在我脑海

仿佛揭开温暖的水面

时间夹缝里的一切

轻轻翻翻转过来

反面变为正面了


缓缓的猫咪

漫步在氤氲里

慵懒而饱足的

微笑在人间

他尊严而和平地走着

矜持又不失坦荡

他活在时间的夹缝

走在生命的长廊

一只老猫,居然

带着他的温柔与敦厚

走入永恒

板凳
发表于 2019年8月9日 10:21

破 静


小屋

坐着

小路

躺着

小小的人

走着

风声也听不到

更何况落叶


直到一缕炊烟,袅袅娜娜

刀样升起


3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9日 10:21

上 楼


隐隐的阶梯曲折

云霭如烟似雾袅娜

上面该有视野

迤邐千万里

该有一人弹琴,诉说久别的相思


惊异地回首,已然更上一层

熟悉的琴音,故园的景致

只是那弹琴的隐者,

似乎发更长眼睛更萧索

只是他仍未露面


云霭袅袅,琴音从更高处传来

凄怆若此,为何仍向我昭示

晓风吹拂,风扬起银髯华丝

发肩之际,早已凝遍寒霜

当我的目光由惊异转为冰凉

4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9日 10:21

放 歌


问你,问你

是否竹围芦顶

将我藏起

是否天地交融处构筑

白石瓦屋

是否重重青山深处

藏起,藏起

藏起在你笙管箫吟

藏在你歌无声中

藏我在云深深白处

筑一栋小屋

隐隐地

天地交融


隐隐地

混沌初开

你展为天

我展为地

你一碧万顷中,放一个太阳

我凿一个水塘儿,夜晚映着月亮

是否,是否

让我象风一样来去无踪

是否,是否

是否云深深白处

藏起

问你,问你

5楼
发表于 2019年8月9日 10:21


每个人

是一颗独立的星体

你走不进我的感觉

我走不进你的感觉

互相排斥

以维持吸引力的不坠

同一张网中相互争执

立于经或纬


宇宙无极

空空悬着一张纵横经纬的网

网内罗列的星体不时

碰撞,追逐,陨落

升起

吸引与排斥,均衡着力量

休戚相关,紧紧地连结

你走不进

我的感觉

亦走不进

6楼
发表于 3月14日 21:36


 

母亲发上的颜色给了我

又还为原来的白

父亲眼中的神采传了我

复现归隐的淡然

一个很美的名字

我过分依恋的地方

 

当灯火盏盏灭尽

只有一盏灯

当门扉扇扇紧闭

只有一扇门

只有一盏发黄的灯

只有一扇虚掩的门

不论飞越了天涯或走过了海角

只要轻轻回头

永远有一盏灯在一扇门后

只因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

就有了海的宽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版规
只有新诗,现代诗歌
用户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码:
Powered by 小清论坛 v2.2.2
2016-2021 www.mlmzj.com
手机版 | 小黑屋 | 竹苑聆箫 |陕ICP备11010627号
GMT+8,2021/12/9 0:24:38